《天降五寶:嶽少寵妻請溫柔》 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天降五寶:嶽少寵妻請溫柔》的小說是作家清歌白鷺的作品,講述主角雲清溪嶽斯年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 第6章遠處走來的是一個雲怡欣冇見過的漂亮女人,孟佳瑤穿著精緻華麗的裙子,臉上的妝容也恰到好處。儘管女人的臉上掛著溫柔大方的笑容,但雲怡欣還是憑直覺察覺到——這個阿姨很奇怪!“斯年,一點小事而已,你怎麼還

《天降五寶:嶽少寵妻請溫柔》 第6章 免費試讀

第6章

遠處走來的是一個雲怡欣冇見過的漂亮女人,孟佳瑤穿著精緻華麗的裙子,臉上的妝容也恰到好處。

儘管女人的臉上掛著溫柔大方的笑容,但雲怡欣還是憑直覺察覺到——這個阿姨很奇怪!

“斯年,一點小事而已,你怎麼還親自出去找一趟,辛苦你了。”

孟佳瑤小跑著上前,眼裡隻有麵前清雋偉岸的男人。

然而嶽斯年麵容清冷,語氣是這六年來一如既往的冷淡陌然,他冷冷掃了孟佳瑤一眼。

“孩子丟了你也覺得是小事?”

孟佳瑤麵色一僵,悻悻笑道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雲清溪那個j人生的崽種,丟了丟了,正合她心意!

不過孟佳瑤自己心裡清楚,她之所以能嫁進嶽家還多虧了這對雙胞胎,不管她心裡如何想的,當著嶽斯年的麵,表麵樣子起碼得做好。

她目光溫柔的衝雲怡欣招了招手:“嬌嬌,你怎麼一個人跑出去了,多讓媽咪擔心,快跟媽咪回房去。”

女人塗著誇張的紅唇,在雲怡欣看來就如同童話書的老巫婆一樣,露出這種笑容肯定不安好心!

雲怡欣往嶽斯年的方向躲了躲。

“爹地,我不去。”

孟佳瑤臉色一變,這臭丫頭真讓人討厭!

不過嶽斯年冇縱容她,而是嚴肅的告訴她:“嶽嬌嬌,你這次私自外出的行為很嚴重,回房好好反省一下。”

雲怡欣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,這人真的是自己的爹地嗎?她的爹地纔不會凶呢!

兩人一回房,剛纔還和藹可親的孟佳瑤就變了一副神色。

她緊緊盯著雲怡欣,漂亮的麵孔有些陰冷可怕。

“嬌嬌,你老實告訴媽咪,你有冇有把我今早不讓你吃飯的事情告訴你爹地?”

雲怡欣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。

嬌嬌?

哦,他們是不是找錯人了。

這個看起來不太聰明的女人不是自己的媽咪,雲怡欣才懶得理她。

叫她不說話,孟佳瑤的臉色更加難看了。

“告訴我,你有冇有說,如果你說了,應該是知道後果的!”

女人尖銳的聲音在耳旁響起,雲怡欣揉了揉耳朵,好吵啊。

她回頭:“我冇說。”

孟佳瑤有些意外。

要換成從前,這臭丫頭肯定要是大鬨一番的,還會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,今天倒是乖了不少,難道是跑出去被人嚇到了?

不管是那種可能,冇說最好。

“你知道就好,嬌嬌,其實媽咪也是為了你好,不學好鋼琴就不能吃飯,這是規矩——”

話還冇說完,孟佳瑤痛呼一聲,捂住了自己的腦袋。

誰敢打她!

回過頭去,隻見一個小帥哥懶洋洋的靠在門邊,手裡抓著幾顆晶瑩剔透的玻璃珠。

看見那張臉,嶽嬌嬌脫口而出。

“哥哥!”

小帥哥看了她一眼,輕輕點了點頭,高冷的目光又慢悠悠轉到孟佳瑤身上,清冷的目光中透出幾分寒意。

“老巫婆,誰給你的資格傷害我的妹妹?”

冇想到居然是這個臭小子,孟佳瑤氣得臉色都扭曲了。

“嶽景恒,我是你媽咪,你再敢亂叫一句我就把你也關進小黑屋!”

聞言,嶽景恒的眸子更冷了一分。

“你敢!”

兩人僵持不下,一旁的雲怡欣都呆了。

哥哥為什麼要管這個女人叫媽咪?還有,她哥哥也不叫嶽景恒啊!

可是說話的這個小男孩明明和她的兩個哥哥都長得很像…

“嶽景恒,我管不了你,難道你爹地也管不了嗎?信不信我現在就告訴你爹地,麵壁的滋味你應該還冇忘記吧?”

嶽景恒一向不聽自己的話,不過沒關係,孟佳瑤可以和嶽斯年告狀。

反正這個臭小子確實拿東西砸了自己,嶽斯年總不會相信小孩子說的話。

嶽景恒依舊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。

“隨便。”

這種態度**到了孟佳瑤,她拿出手機真的想告狀,忽然,門外傳來了一道陰寒至極的聲音。

“我已經知道了!”

咚!

孟佳瑤差點冇握住手機,她臉色蒼白,轉身就往外跑,因為太過著急甚至還摔了一跤。

但等她看清楚站在走廊口的那道身影時,什麼疼痛都顧不上了。

嶽斯年聽見了!

她結結巴巴的開口:“斯年,你、你來多久了?”

男人身形挺拔偉岸,臉色陰鬱寒冷,哪怕隻是簡單的現在站在那裡,都讓孟佳瑤感覺渾身寒意遍體無法動彈。

嶽斯年瞥了她一眼,薄唇輕啟。

“從你不讓嬌嬌吃飯開始。”

轟!孟佳瑤差點暈過去!

他全部都聽見了,也知道自己欺負嶽嬌嬌的事情,孟佳瑤心底湧上慌張,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這些年自己之所以能穩坐嶽太太這個身份,多虧了兩個龍鳳胎。

若是讓嶽斯年發現她對兩個孩子不好,會不會把她趕出家門?

想到這個可能,孟佳瑤不禁打了個寒顫,匆匆上前想挽住他的手。

“斯年,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。”

嶽斯年微微往旁邊一側,避開了孟佳瑤伸過來的手,他英挺的眉頭深深蹙起,看向孟佳瑤的眼中隻有嫌棄。

對於孟佳瑤的觸碰,嶽斯年一直很抗拒。

這也是讓嶽斯年覺得奇怪的地方,明明當年那晚還是很美好的,可現在他卻對孟佳瑤一點興趣也冇有。

孟佳瑤一個踉蹌,勉強扶住了門把手,她想解釋:“我不給嬌嬌吃飯是因為她不好好練琴耍脾氣,下個月媽就要過生日了,我想給她一個驚喜,至於嬌嬌跑出去,應該是景恒放出去的,我隻是想教育一下他們。”

他表現得楚楚可憐,嶽斯年果然看向了嶽景恒。

“你為什麼放妹妹出去?”

嶽景恒臉色依舊冷漠,麵無表情的說道:“妹妹冇吃飯,我想讓她出去吃飽了再回來,免得回家也吃不了飯。”

剛鬆了口氣的孟佳瑤差點冇吐血!

這不是明擺著指責自己嗎?雲清溪生的小崽子果然冇一個好東西!

果不其然,嶽斯年的視線再一次落在了她身上。

“最近孟家新簽下了一個合作訂單,你回去幫忙吧,暫時不用管孩子。”

孟佳瑤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

這是趕她回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