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新婚夜:我懷了督主的崽》 小說介紹

莊離是《新婚夜:我懷了督主的崽》小說裡麵的主角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清宜,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:

《新婚夜:我懷了督主的崽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許宿清出現了。

許宿清離她們有些遠,一時半會兒不知發生了變故,便照著計劃行事。

與此同時,趙沅青身邊的三念也跳下了河。

見三念下水,許宿清更是儘了全力去救人,而三念早早得了自家姑孃的吩咐,不過是做了場戲。

等許宿清抱住傅樂儷,認出對方的時候,溺水人本能的求生能力,許宿清壓根已經掙脫不了,而在這一番掙紮中,計劃中那些被故意引來的夫人小姐也已經到場了。

趙沅青餘光一直注意著周遭,等瞥見有人過來時,一揮手,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趙素蘭的臉上。

趙素蘭這會正愁該如何收尾,冷不防一巴掌下來,痛得她眼眶泛起了淚,她不敢置信地望著趙沅青,又氣又急:“二姐,你打我?”

趙沅青身為嫡女,一直自持身份,從來不與庶出子女計較,雖然往日裡姐妹關係不算親厚,但一直將表麵功夫做得很好,何曾這般直接動過手。

趙沅青故作惱怒:“三妹,你太過分了!你再不滿樂儷,也不該下此毒手!春日水寒,若是樂儷有個好歹,我饒不了你!”

趙素蘭大抵冇想到趙沅青會倒打一耙,氣紅了眼,辯駁:“明明是……”

“夠了!”趙沅青厲聲打斷了趙素蘭:“我親眼所見,你還要狡辯?等回去了,我自稟明祖母,該如何處置你,由祖母定奪!”

“你……”趙素蘭一時有些摸不著趙沅青的路數,等視線瞥見已經走近的夫人小姐們時,臉色一白,趙沅青做了一場戲嫁禍她。

她絕不能讓趙沅青得逞。

“二姐,明明是你推傅姑娘下水,你為何要汙衊我。”趙素蘭忙開口質問。

趙沅青似是一愣,隨後露出不敢置信的模樣來,還不待她說什麼,夫人們已經走到跟前,而趙沅青似乎才注意到來人,麵色一變,忙斂了神色,轉身同人見禮:“靖國公夫人。”

為首的便是靖國公的夫人,靖國公手握兵權,身份不一般,頗有說話權。

“這是出了何事?”

靖國公夫人瞧了一眼河中,許宿清已經帶著傅樂儷往岸邊來,生命大抵無憂,但思及姑孃家的清譽,靖國公夫人蹙了蹙眉。

趙素蘭哪裡能讓趙沅青搶先,忙開了口:“二姐姐不知怎的,就把傅姑娘推下河了。”

趙沅青聽到趙素蘭的話,似有心痛,隨後有些勉強地笑了笑:“是沅青的不是,與樂儷起了些衝突,手下一時冇個輕重,誤將人推入了河中。”說完,趙沅青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傅樂儷的方向:“三唸的水性向來極好,可到底還是晚了一步,樂儷……”趙沅青點到即止,眸中全是擔憂和歉意。

一個急匆匆的推卸責任,一個舉止大方地認下罪名,誰更高一籌,顯而易見。

何況,這行人裡大多都是正經的嫡母嫡女。再者,趙沅青在貴女圈子裡素有口碑,加上她身份尊貴,眾人心裡難免有了偏向。

“孩子。”靖國公夫人握住趙沅青的手,輕輕地拍了拍。

趙沅青似是有所感動,瞬間紅了眼,但卻強撐著不落淚,朝著靖國公夫人笑了笑。

趙素蘭麵色已經慘白一片。

完了。

她腦海裡隻有這兩個字,她應該出聲辯解,可趙沅青的戲做的太好,此刻她再說什麼,恐怕已經很難取信,甚至會越說越錯,趙素蘭一時之間根本想不出到底應該如何去做才能扭轉這一切。

她甚至開始怨恨上了傅樂儷,若是傅樂儷帶了丫鬟,便就有了人證,而不是現在,單單她與自己丫鬟的說辭,如何能讓人信服。

說話間,許宿清已經在三唸的相助下,將傅樂儷救上了岸。

傅樂儷吞了不少水,此時已經昏迷失去意識。

即便她還清醒著,一旁有三念在,趙沅青也不會讓傅樂儷有開口的機會。

這一出蹩腳的計謀,在洞悉先機之後,想要破局實在過於簡單。但趙沅青想要的絕不隻是簡單的破局,這一步,是她複仇大局中落下的第一子。

這才隻是一個開始。

“先送樂儷回去吧,小心彆受了寒。”靖國公夫人開了口,隨後又望向許宿清:“許世子也去換身衣裳吧。”

許宿清此刻心中一堆問題,但此時也隻能先行離開。

這一出姑孃家的恩怨,日後自有兩家人決斷,靖國公夫人顯然不打算越矩,她留了個婆子幫忙,便就帶著眾人離開。

“還要請趙二姑娘帶路。”婆子將傅樂儷背了起來,同趙沅青恭敬道。

趙沅青微微頷首,隨後將三念招了過來:“三念,你先陪樂儷回去。”說著,又冷眼望向趙素蘭:“三妹,我有話要同你說。”

婆子瞧了,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,方纔的那一出,她都瞧在眼裡,這顯然是作為嫡女的趙沅青,要事後同趙素蘭算賬了。

三念帶著婆子離開,此處便就隻剩下了趙素蘭主仆兩人與趙沅青了。